文章

目前顯示的是 十月, 2017的文章

無常法門

無常法門 一切法無常,所以我們要知道,「無常法門」是讓我們成就三菩提、作證漏盡解脫的一個很關鍵的法門。可是這個關鍵的法,你對四聖諦、十二支緣起不了解,沒有辦法。可是要了解四聖諦、十二支緣起,你要對五陰跟六處的名 - 色,也就是身 - 心,生理 - 心理種種的現象、反應,要全部了解才行。 楊郁文老師談佛法 -- 甘露道期刊 001

建立[端正法]、確立[正法要]、圓滿[增上法]

建立 [ 端正法 ] 、確立 [ 正法要 ] 、圓滿 [ 增上法 ] 我們對 佛法先要具備 [ 端正法 ] , 也就是了解 因緣果報,所以佛陀說施、說戒、說生天法,再來是念佛、念法、念僧。有這一些基礎,才能接受 [ 正法要 ] 。正法要就是四聖諦法門。建立端正法, 世、俗的 正見就夠了,可是要現觀苦、集、滅、道,那要聖、出世間的正見才行。 我們看到的《雜阿含第一經》,並不是正法要而已。是有正法要的基礎才能接 受的 [ 增上法 ] 。 [ 增上法 ] 包括無常法門、無我法門、無生法門。 楊郁文老師談佛法 -- 甘露道期刊 001

《阿含簡介》§ 3-0-0【研究阿含】♣

圖片
《阿含經》的研究,是研究佛法種種必須培養的功夫,對於研究所的學生來說,十分重要,需要費功夫來認識。但由於我們這課程「阿含經講座」不是針對研究所的學生,所以這一部分我只打算簡單地說明,點到為止。 大家都知道,對於佛法要聞-思-修-證,信-解-行-證;研究主要是多聽、多聞、多思,要建立正見的正信、確實了解佛法的道理跟法義,只是研究也不行,還需要 研習,也就是實踐。 純學術的研究,沒有辦法讓人真正了解、應用佛法;但不透過理性來研究佛法而盲修瞎練,那也得不到純正佛法的利益;所以要解、行並用,缺一不可。 研究阿含需要資源書和工具書,但我只想講一下資源書,因為這些重要的經論,是我們研佛法寶貴的資源。 ① 依《經》解《經》用:最重要的就是「大正藏」的四部阿含。它以高麗本為主,再以其他版本校對。除採用各版本中最好的字外,亦將其他版本用字以註解的方式保留下來。所以閱讀一部「大正藏」,其實是等同讀六部;甚至《中阿含經》是十二部不同版本校對出來的。 另外,「大正藏」也是第一部開始使用標點的,雖然只有兩種簡單的標點;而新式標點的全面使用,還是有待《佛光大藏經》的阿含藏。 此外還有南傳:長部、中部、相應部、增支部和小部。高雄元亨寺依據日譯《南傳大藏經》作了漢譯,可以參考。 ② 依《律》解《經》用:南、北傳律藏裡有些精簡的小經,稱作「隨律經」,是跟隨著律藏傳承下來的經典。 ③ 依《論》解《經》用:以大正藏來說,阿毗曇部有四冊,其中較重要的有《阿毘達磨大毘婆娑論》、還有濃縮《大毘婆娑論》的《阿毘達磨俱舍論》,以及不滿《阿毘達磨俱舍論》而批評之的《阿毘達磨順正理論》。 印順導師稱作《阿含經》通論的《中論》;《中論》的架構的確是按照〖苦集滅道〗在討論的。尤其它一開始即說「八不緣起」,即直指《阿含經》的關鍵所在。 沒有慧根者最好不要研究《中論》,否則不但無法得到利益,還會因看不懂而洩氣。但因《中論》是《阿含經》的通論,當了解《阿含經》後再看《中論》,就很容易了。 《瑜伽師地論》卷八十五到卷九十八,即在解釋《阿含經》修多羅的部分。而印順導師《雜阿含經論會編》即將此二者配合起來會編,十分方便於研讀法義。 其它論典、當代著作,及工具書的部分,我就不再一一說明,同學可參考〈阿含要略P0-09〉或《阿含經研究指南》的錄音帶。

《阿含簡介》§ 2-0-5【印度佛教 ♣表解】

圖片
所謂印度佛教,就是在印度這個空間,有受佛教影響的那一段時間;那是從佛陀成佛開始,一直到佛教在印度本土消失,大約有一千六百年。在這個時空裡,以佛陀入滅為0年,1就是第一個一百年;所謂佛紀1到16,就是第1個一百年到第16個一百年。 第⑴欄是佛紀,右邊⑵到⑹欄是佛教內容。⑵是出自水野先生的〈原始佛教〉,將佛法分為四期。佛陀在世的四十五年是根本佛教;再來是原始佛教,是佛滅後第1個一百年;而2、3、4三個一百年,是部派佛教。5到16個一百年是大乘佛教,其中5、6、7是大乘佛教的初期,8、9、10是大乘佛教的中期,11到16是大乘佛教的後期。 ⑶是印順導師〈印度之佛教〉的分法,一共五期,這部分剛才說過了,所以不再重複說明。 後來印順導師在〈原始佛教聖典之集成〉,又作了更仔細地劃分,就是第⑷欄。他將第一期、第二期合為佛法時期,第三期、第四期為大乘佛法的時期,第五期則是秘密大乘佛法的時期。 佛法時期是以四部阿含經為主,而大乘的佛法,初期是大乘空相應經為主,後期是虛妄唯識系、以及真常唯心系的經論,第五期則是秘密大乘經典,就是喇嘛教,藏傳的佛教。這是第⑸欄。 假設要更仔細地劃分,那就是第⑹欄,呂澂先生的分法。 呂澂先生的說明主要在〈印度佛學源流略講〉;這本書在台灣原本是「印度佛學思想概論」,但那是過去翻印時給它取的書名,現在我們尊重原著,所以要改回來。 這一本書劃分得比較細膩,他不是用一百年、一百年這樣來計算,而是以佛陀成佛到紀元前370年為原始佛學,370年以後到紀元後150年為部派佛學,而當中在紀元前50年,大乘佛學興起,然後到紀元400年屬於初期大乘佛學,從紀元後400年到600年是中期大乘佛學、紀元後600年到1000年是晚期大乘佛學。而部派佛學在紀元150年以後就變成小乘佛學成立期,就是所謂的阿毘達摩;那現在所說的小乘實際上就是指阿毘達摩。那紀元150到500年是小乘佛學成立期,500到1000年是小乘佛學流行期。 再往右一欄是相關的重要事件,而它的年代是我根據〈望月辭典〉的年表編列的。首先是佛陀出世的時間;關於佛陀出世的時間,實際上是不確定的,不同的人有不同的說明,那我根據望月年表,他認為是紀元前565年,然後在紀元前530年成佛,紀元前486年入滅。 而佛法的大護法 ―― Aśoka,就是阿育王;佛法能廣大流傳、傳諸後世,他

《阿含簡介》§ 2-0-4【佛法「適應世間」「化導世間」的四大宗趣】

圖片
上表,是我綜合許多資料編輯出來的,主要概念的了解和形成,是從印順導師《原始佛教聖典之集成》得到的啟發。 印順導師曾說:佛法適應世間、化導世間有四大宗趣。這個宗,就是宗旨;趣,就是可以達到;宗趣,就是可以達到的宗旨。 以三分教 ──〖修多羅〗、〖記說〗、〖祇夜〗來說,分為〈修多羅〉,〈弟子記說〉、〈如來記說〉,而〈諸天誦說〉屬祇夜。以四部阿含來說,《雜阿含經》是〈修多羅〉為主,《中阿含經》是加上〈弟子記說〉,《增一阿含經》是加上〈如來記說〉,而《長阿含經》就是在發揮〈諸天誦說〉。 ①《薩婆多毗尼 毗婆沙 卷一》大23,503c 「薩婆多毗尼 毗婆沙」的漢譯是「十誦律廣解」。他提到,《雜阿含經》是說種種禪法,是坐禪人所習。我們只能說這是作者個人的認定。而《中阿含經》是為〖利根〗眾生說深義,是學問者所習。《長阿含經》主要是在破除外道,《增一阿含經》則是為諸〖天〗、〖人〗隨時說法,是為了勸化人、為了教導別人而學習的。因為《增一阿含》的內容是:一法是什麼、二法是什麼、三法是什麼。當老師的人如果有這樣的整理,教導學生可以很便利。 ② 覺音尊者《四 尼柯耶》註釋書 名稱 (P.T.S. 出版) 覺音論師對四部尼柯耶的每一部都作了註釋,而這四部註釋書的名稱就分別點出了每一部的整體核心價值。《相應部》是顯揚真義為主,《中部》是破斥猶豫為主,《長部》是以開發吉祥悅意為主,而《增支部》則是滿足〖弟子〗們的希求為主。 ③ 龍樹菩薩「四悉檀」的教說。《大智度論 卷一》大25,59b 悉檀,梵語sinddhânta,分析開來是sinddha anta,使究竟完成;四悉檀是龍樹菩薩對整個佛法的理解和看法。第一義悉檀,相當於〈修多羅〉、《雜阿含經》的部分,是讓我們究竟完成第一義的悉檀,就是掌握第一義。《中阿含》相當於對治悉檀;就是有缺點,有需要改正、有需要對治的,可以使我們修正過來。《長阿含》是世界悉檀;現在所說的世界,就是一般人,一般的信徒。世界悉檀相當於覺音論師說的吉祥悅意,因為看到〈諸天誦說〉、看到《長阿含經》、看到《長部》的人,特別是外道,很容易改變,能夠歸向佛教、佛法,所以有吉祥悅意。最後是各各為人生善悉檀,那就是相當於《增一阿含經》完成的。 ④ 天台智者大師「修習禪觀 四隨」〈摩訶止觀 卷一〉大46,4c 四隨是 隨義、隨治、隨樂、隨宜

《阿含簡介》§ 2-0-3【《相應阿含》:佛法母體 的殊勝】

圖片
人間佛陀 佛在人間 以人類為本 《增一.34,3經》:「(諸)佛世尊皆出人間,非由天而得也。」大2,694a4 《阿毘達磨大毘婆沙論》:「有二事處,佛出世間:一有厭心,二有猛烈智;當知此二,唯人趣有。……是以菩薩人間成佛。」大27,893a-2 《翻譯名義集》:「天界著樂,四趣沈苦,故此五道非成佛器,由是諸佛唯出人間。」大54,1081a-5 人間佛陀 何謂「人間佛陀」?在這之前,先要了解何謂〖人間〗。人類是人間,人類生活的時空、社會也是人間,而佛陀就在人間成佛。所以印順導師說:「佛在人間」、「以人類為本」。 佛陀存心救濟一切〖有情〗,一切有情包含一切眾生,但還是以〖人〗的身份受教最好。有情除人類外,還有其他四趣 ──〖天〗,和〖畜生〗、〖餓鬼〗、〖地獄〗三〖惡趣〗。若加上〖阿修羅〗,就是四惡趣,而說其他五趣。 我們用人的身分,若做好則生為天,或是維持在人間,而不會落入惡趣;若做壞,就會到惡趣。在人以外的地方都只是受報;天享福報,其他四趣受罪報。人類處在中間,在造業、也在受報。所以學佛最有力的身分還是人,最有力的環境還是人間 ── 人類活動的時間、空間。 而救濟不是他力救濟,是自力救濟。自力救濟是自依止、法依止;自己依靠所認識的正法,用自己來推動正法,不斷聞-思-修-證,才能得到救濟。 救跟濟都是〖度〗的意思。度就是六度,度的梵語 pāramitā,漢譯 波羅蜜多。所謂度到彼岸,就是已落海的人得以上岸,不再浮沉在海中。 在人間成佛的說法,歷代經論中都能看到,這裡依佛法的歷史發展列舉出三則。特別要注意的,當中最重要的,不是出自大乘經論,而是在《增一阿含經》。 《增一.34,3》:「(諸)佛世尊皆出人間,非由天而得也。」佛、世尊是同義詞,而我特別強調是「諸」佛、世尊,表示不僅釋迦牟尼佛陀,是〖三世〗〖十方〗諸佛都是如此。怹們皆出人間 ── 都是出生在人間、也在人間修成正果。而「非由天而得」,最後還特別強調,用天的身分是沒有辦法修成正果的。 因此,唯有用人的身分,在人間過著常態的生活,而所有的人,甚至來到人間的天神、在人間遊盪的餓鬼,都可以得到佛法的影響。所以佛陀是人間佛陀,不是天上的佛陀、也不是地獄的佛陀。 佛在人間 《阿毘達磨大毘婆沙論》也說:「有二事處,佛出世間:一、有厭心,二、有猛利智;當知此二,

《阿含簡介》§ 2-0-2 【印度佛教中《四部阿含》代表佛法】

圖片
印順導師在《印度之佛教》之第一章「印度佛教流變概觀」中,將印度佛教分為五期。如果能加以認識,對於掌握將近一千七百年印度佛教的發展、或是使用佛法的狀態,那是一個很好的方便。 在說明之前,對於「佛紀」── 佛教的紀元,我們要先有一個概念。佛陀成佛說法四十五年,而佛陀入滅的那一年,即為元年。佛入滅後 滿一百年為第一個一百年,滿兩百年就是第二個一百年,以此類推。 第一期之佛教:聲聞為本之 解脫同歸 〖聲聞〗為本的〖解脫〗同歸,是指「佛陀在世、以及佛滅後的一百年」。 所謂聲聞 就是弟子,也就是佛弟子。能明白認識自己是佛陀的弟子,而且不是「名字上的弟子」,是「實實在在的弟子」,也就是真正能夠接受佛陀的〖教授教誡〗在改善生命、在改善生活的人,這樣才算是聲聞者。 這一些人,因為「直接」接受佛陀的調教,所以都能掌握「佛陀的心意」。明白「佛陀說法的目的 是要讓我們解脫」。而這解脫不是自私自利的,是要自利-利他、利他-自利;也就是說,不僅自己能解脫三界輪迴,也希望自己的父母、眷屬,還有祖先,甚至於一切有情,都能解脫三界。 對於這一點,在這一百年間,佛弟子們都沒有異議,都曉得佛陀說法的目的,是要使「所有聽法的學生〖自作證〗〖涅槃〗」,所以是聲聞為本的解脫同歸。 第二期之佛教:傾向菩薩之 聲聞分流 到第二期,產生了一些變化,本來是以「聲聞」為本的,現在產生了「分流」,而這分流是「傾向菩薩」的。 菩薩是「菩提薩埵 (bodhi-satta)」,勇求〖菩提〗的人、勇求菩提的有情。勇求菩提的有情也是佛弟子,佛弟子也是聲聞。只是聲聞為本,是以「果位的佛陀」,也就是以「已經成佛的佛陀」為師範,是以「成佛為目的」而來學佛。而〖菩薩〗則是以「因位的佛陀」為模範;那是因為佛陀的報身已經入滅了,於是便想:佛陀還沒有成佛時,也就是佛陀以菩薩的身分是如何使用佛法在生活中修行、是如何朝著成佛在進行的,而自己也應該要照著去做。 傾向菩薩的聲聞分流,是在「佛滅後的第二、三、四,三個一百年」,總共三百年的時間。而此時期,我們可以稱作「原始的菩薩道」,或是「早期大乘」,而有自稱為「大乘」的佛法在流傳。 第三期之佛教:菩薩為本之 大小兼暢 接下來是「五、六、七,這三個一百年」,此時注意的不是解脫同歸,而是以修「菩薩道」為根本。自稱為大乘的人,認為自己才符合佛陀的心意

《阿含簡介》§ 2-0-1【由佛教 聖典集成之過程(=佛教法脈、法流) 看《阿含經》在佛法中的地位】♣

圖片
【由佛教 聖典集成之過程(=佛教法脈、法流) 看《阿含經》在佛法中的地位】♣ 佛法 「佛教聖典的集成過程」,也就是「佛教的法脈、法流」。上圖的大圓圈象徵佛法的根源,即佛陀的整個心──佛心,也就是佛陀所證知的一切法。 佛陀〖自知自覺〗〖成等正覺〗,是掌握「生命的染、淨因-果」的〖緣起〗──〖十二支緣起〗才成佛的 ( ref.《雜.287經》)。但怹並沒有把所了解的法全部說出來,而只說了一小部分──上圖綠色斜線部分。 佛陀所證知的與說出來的佛法,其間的比例究竟是多少?佛陀有一次在申恕(siṁsapā) 樹林向同學們說法,這一種申恕林在印度民間到處都看得見,因為樹枝很低,佛陀就順手抓住一巴掌的樹葉,問:「同學們!是我手中的樹葉多,還是整座樹林的樹葉多呢?」 同學們說:「佛陀!手中的樹葉沒有幾片,很快就數完了;可是整座樹林的樹葉,怎麼算也算不完,當然是樹林裡的多。」 於是佛陀說:「我成佛所了解的佛法就像整座樹林的樹葉這樣多,而我為你們說的法,卻只是手中樹葉的量而已。」 「可是不要小看這一些,因為我說的都是對你們有用的,會有〖法饒益〗、〖義饒益〗、〖梵行饒益〗,會成就〖明〗、〖等正覺〗,〖漏盡〗、〖涅槃〗。」 雖然只是手中樹葉的量而已,佛陀也要說四十五年才說得完。而佛陀所說的法是實在、有用的法,不論改過、遷善、解脫都是有用的。那其他「非法饒益、非義饒益、非梵行饒益,跟等正覺無關、跟漏盡無關的」,佛陀絕對不會說。 「佛自知自覺此法成等正覺」之後,說出來的就是佛法;而上圖中的「說」,就是「佛」說。佛說,除了佛陀直接說出來以外,其他如我們剛才說的「五人說法」,所以只要「佛陀印可的也等同佛說」。 說到這裡,我還要再說明一下,有關於大乘、小乘的問題。 會開始有大乘、小乘這樣的爭執,有它的原因。首先是聲聞者說「大乘非佛說」,而大乘者為了反擊,又不敢說《阿含經》不是佛說,便說《阿含經》雖然是佛說的沒錯,但是是對小乘者說的,所以「《阿含經》是小乘經典」。 如果以佛陀的「報身」來看,那「大乘非佛說」;至於是不是佛陀「化身」說的,那要另當別論。不過很顯然地,大乘經典要到紀元兩世紀以後才呈現。對此大乘者解釋說:《阿含》是佛滅後第一年結集的,可是阿難尊者後來又到其它地方,與其他菩薩結集了許多經典,因為擔心大家腦力還接受不了,所以沒有公開,先藏在

《阿含簡介》§ 1-0-4【《四阿含》及《Pañca nikāyā》= 現存「原始佛教的 聖典」】

圖片
現今還存在的原始佛教聖典,包括 〖四阿含〗 及 《Pañca nikāya》(五部尼柯耶) ,四部阿含是 北傳 的,而《Pañca nikāya》,則是 南傳 的。 1. 間厠鳩集,是故 說名《雜阿笈摩》; 我們先來談四部阿含,首先是 〖雜阿含經〗 。 《瑜伽師地論》 說:『即彼 一切「事」相應教 ── 間廁鳩集 ,是故說名 《雜阿笈摩》 。』 《雜阿含(Saṁyuttǎgama)》的 「雜」 ,它的 巴利語是Saṁyutta、梵語Saṁyukta ,是 「相應」 的意思,相當於英文 connected with ;也就是 將相關、相應的經典編排在一起 。鳩摩羅什法師在翻譯《大智度論》時,就譯成 「相應阿含」 ,相當好,可是只有他採用這個辭彙。 其實雜 古字是 「襍」 ,也念 雜,但傳遞的是 「集」 的概念,所以《方言》說:「雜,是集也。」但現在的雜,是雜亂、夾雜,反而給人亂糟糟的感覺。而《雜阿含》用的並不是現在通用的意義,而是本義,所以它的意思是 集合 相應的教導 ,然後安排,非常妥當地合在一起 。 因《瑜伽師地論》說「間廁鳩集」故稱「雜」阿笈摩,下面便列舉工具書對這幾個字的解釋給同學們參考:  《集韻》:「雜,或从衣、集。」  《方言》:「雜,集也。」  《玉篇》:「廁,雜也。」  《集韻》:「厠,一曰閒也。」  《廣韻》:「廁,次也。」  《廣雅》:「閒,加也。」 《左氏[疏]》;「間,謂居其中。」  《漢語大辭典》:「雜,組合、配合。」  《國語[注]》:「鳩,安也。」 雜,从衣、集,所以是 「襍」 ,故《方言》也說,雜就是 「集」 的意思。《玉篇》說廁是雜,所以雜也是 「廁」 的意思。那什麼是「廁」?是閒、是次,而閒是加、是居其中,所以現在雜除了「集」,又多出了 「加」和「次」 的概念。《漢語大辭典》說是 組合、配合 。而《國語[注]》則指出鳩就是 安 ,安就是 安排好 。 綜上所述,可知 《雜阿含經》 是將相關的 教說 加以「組合、配合」,然後一一地按照「次」第「加」進一個 經典群 裡,把它「安」排得很好 ;所以不是雜亂的,而是組合的、有順序的、有次第的、有規則的。 而這個順序、次第、規則,就是前面說的 九種事,五十一相應 。 依照不同的事、不同的相應,把同一類事的經典排在一起,把同一

《阿含簡介》§ 1-0-3【聖傳】

圖片
當一位佛教徒在引述 《阿含經》 的內容之後,會說這是 「Āgama(阿含)」 ,表示 〖阿含〗 裡有這樣的說法, 是佛陀說的、或是佛弟子們說而佛陀印可過的話,並不是 自己杜撰、胡說的。 在印度,其他宗教或哲學派別,也有相當的字眼。譬如印度哲學 六大派別的「數論(Saṁkhya)」,他們習慣在說話開頭說「āpta vacana」,表示「聖言」,意思是我們數論派聖人所說的。 再來是婆羅門教徒,他們會說「śruti」,表示是「吠陀(Veda) ── 天啟的,所以不是人所說,而是梵天的話;是梵天對我們人類祖先所說的話,然後再一代一代傳承下來。每一代的子孫聽「聞」這些話後,將它保「持」下來,再傳承給後代,所以是「聞持」。 最後是耆那教(Jina),耆那教徒只要在說話時先提到「śruta」,就表示那是耆那教聖人的啟示,所謂「聞智」,那麼其他人就沒有異議了。 以上種種辭彙,都表示該宗派聖者的話,有一個名詞可以說明它,那就是 「聖言量」。「量」,是度量,相當於知識;因為有了知識,就像尺 可以用來度量長-短、大-小一樣,可以用來判斷真-假、是-非 。人類文明提供了許多知識的資訊,我們的知識可能是(1)透過聽聞,也可能是(2)透過觀察思考、(3)或是身體力行來認識,探討種種有關知識的學問,就是現今所謂的 「知識論」 。 我們理解人-事-物、理解經裡面的法說和義說,是透過聖言量,那聖言量就是(1) 「聞量」 ,聽聞得到的知識。再來是(2) 「比量」 ,就是思量。最後是(3) 「證量」 ,就是修證的結果,又稱 「現量」 ; 開悟 是現量, 解脫、解脫知見 都是現量,也是證量。 但問題是,佛教認為聖言量、比量、證量都很重要,可是其他宗教大多認為教主說的話才重要,而否定個人思考、或親身體驗的內容。而 佛陀的聖言量絕對零 缺點 ,可是其他宗教聖人所說的話,以佛教徒的立場來看,有些是正確的、有一些則不見得,如果全盤接受的話,可能會有問題。

《阿含簡介》§ 1-0-2【阿含 = 一切事相應教 = 事契經 ≠ 小乘經】

圖片
阿含 = 一切事相應教 = 事契經 《瑜伽師地論》 是 無著菩薩 所作,並不是 他個人的意見,而是透過定力上昇到兜率天,在兜率內院聽 彌勒菩薩 說了,再回來人間記錄下來的,所以《瑜伽師地論》也可以說是彌勒菩薩的著作。所謂 「當來下生彌勒佛」 ,所以怹現在還沒有成佛,仍是 〖補處菩薩〗 。 『彼 一切事相應教 ,……集為四種 阿笈摩 。』是指 這四種阿笈摩是由老師傳給弟子,代代輾轉傳來,一直到當前、現在,因此稱 「阿笈摩(Āgama)」 。而它還有另外一個名稱,就是 「事契經」 。 現在出現一個新鮮的名數-- 「事契經」 。 阿含即等於事契經 ,什麼是 「事」 呢? 佛陀說法 是針對人的生命、生活在說,這一些生命、生活就是事情、事物 ,而分成九類: 第一、有情事,第二、受用事,第三、生起事,第四、安住事,第五、 染 淨 事,第六、差別事,第七、說者事,第八、所說事,第九、眾會事 。其下又有若干相應,一共五十一種。所謂 九種事、五十一相應 。 第一類 有情事 ,實際上是相當於 五陰誦 ,又分為 陰相應、羅陀相應、斷知相應、見相應 四種相應。第二類 受用事 ,是六根受用六境,是六入處誦,為 六入處相應 。接下來, 因緣相應 是 生起事 、 食相應 是 安住事 、 四聖諦 相應是 染 淨 事 等等。以此類推。(見《阿含要略》01表 「事相應教」 ) 重要的是,我們要了解阿含,特別是 《雜阿含》 ,這個 「雜」 不是 混雜的雜 ,實際上 是「廁」,加進去的意思 。而加進去又有一定的方式,就是 結集經典時,按照歸類——九種事、五十一相應,在適當的地方把每一經、每一經加進去 。所以這個雜等於廁,是加入的意思,並且安排好。 按照不同的相應為一種事,而不同的事、不同的相應有特別的教導,所以事相應教為《雜阿含經》的意思。而相應就是「契」合,教是「經」教,所以也稱 事〖契經〗。 實際上相應改用 「契」 ,這個涵義比較廣,也就是 契理、契機。「機」,包括不同的人、不同的事情;而處理不同的人物、事物都能合乎道「理」、恰到好處;那就是契理、契機 。 法無 大、小乘 的分別 唯有實說 和 權說 有人說「 阿含經 是 小乘經 」,那我們要先探討:佛法有 〖大乘〗 嗎?有 〖小乘〗 嗎?一般公認是有 「大乘法」 ,至於 「小乘法」 ,那要另當別論。 人