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阿含簡介》§ 0-0-0 課程目標,三之一

般若、慈悲、信願

從印順導師的《學佛三要》,我認識到佛法,特別是要成佛,就要關懷人性人性涵蓋知、情、意三個部分。印老認為「知」,就是般若慧,「般若」「情」,就是「慈悲」「意」,就是「信願」

這三個要素 就是「學佛三要」,或者是「成佛的三個要素」;就是般若慧、慈悲心,還有信願--正確、堅定的信願。而印老這三個要目,實際上是從六百卷的《大品般若經》裡面摘錄出來。

一切智智相應作意,大悲為上首,無所得為方便

《大品般若經》提到:「一切智智相應作意,大悲為上首,無所得為方便。」

「一切智智」就是佛智,跟佛智相應,就有正確的見解跟志願,而堅定你的信心、以及堅持你的願力。可是,「一切智智」成佛才有,但可以放寬到開法眼。雖然只有開法眼,還沒有完成「一切智智」,但對「一切智智」已有正確地了解。而用阿含的話來說,就是有「聖、出世間的正見」了。若再加上正行,那就可以說得上是 堅定你的信願

其次,也要有美好的情感。《大品般若經》「大悲為上首」,實際上不只是而已,包含了慈、悲、喜、捨,大悲、大喜、大慈、大捨,也就是慈悲心腸慈悲。可是問題來了,只有信願慈悲,你沒有法眼開、慧眼清淨,你就是沒有般若慧。即使有般若慧般若慧又分為兩種,也就是基礎的般若慧應用的般若慧;而現在所說的「無所得為方便」就是應用般若慧,一方面用來使自己遷善,一方面用來影響別人、改善其他有情,還有他們的生活環境。

我們學佛,一定要注意到人性的三個成分--知、情、意,理智、情感和 意志。有些人失掉理智,就是有無明、邪見;有些人沒有慈悲,只顧自己、不管別人,甚至於不關心父母、妻兒。即使你有智慧、你有好的情感,可是沒有堅定的信願,那也不能 從初發心修習佛道一直維持到成佛為止。

如是,透過「學佛三要」,可以肯定佛法、佛學、佛道不離人性

在日常生活中 修正人性

近代太虛大師有一句話,就是「人成則佛成」,你要成佛,你的人格、人性要完美,要成為一位完人

我們的人性,一部分是 多生累積來的一種習慣性的反應,或者習氣,或者是業力;可是 也有一部分是 我們這一生從獨處、待人、處事、接物的過程裡面形成的

人性三分--知、情、意,都有好的壞的,壞的知、情、意,我們有時候不曉得有,但是一旦發現,就要想辦法把它改正。一樣,知、情、意有好的,我們還不夠好,就要想辦法來充實。這一種-遷善,修改、修補,就是 修行

正確的觀念 我們要建立起來,修行 主要是修改跟修補。,就是改正過失,就是補充、充實善。我們在日常生活中,有過失要改,有善則要充實,日常生活,就是食、衣、住、行、育、樂。

持戒、修定、發慧,這是已經關懷到 我們的宗教生活了。一樣的,我們的宗教生活裡面也有錯誤、不正確的。我們不曉得,當然不會改善,一旦曉得,就要改善。


透過聖、出世間的正見、正志、正行來淨化身心

我們用佛教徒的立場來看其他宗教的宗教行為,我們很快都會發現:其中有一些迷信、也違反常理。可是我們佛教徒,就一般普通的佛教徒而言,也有按照傳統代代傳下來的,其實 無形中也充滿了許多迷信、違反健康的宗教行為。

我們學佛的過程分兩個階段,第一個階段是先求安心,我們信佛、法、僧、戒,我們已經有安心了。但是佛法不只是給我們安心而已,佛法的好處是要給我們淨心

所謂淨心是淨化身-心。我們有惑-業-苦,那就是不,我們淨化身-心,是要使我們全部的人格、全部的生命生活的反應缺點,那就要排除貪-瞋-癡三毒,還有身、口、意十種惡業,然後使有漏的八苦不再產生,而不再受苦

我們透過世、俗正見,可以得到安心,可是要淨化身-心,則要有聖-出世間的正見

世間就是三界--有漏的三界:欲界、色界、無色界,那世間到哪裡?就是涅槃界。聖人的生活是在涅槃界

所謂涅槃,是貪欲永盡、瞋恚永盡、愚癡永盡,一切煩惱永盡。這須要透過聖-出世間的正見、正志、正行,才能到達。

說有正見,卻不立志來執行,那你不一定有正見;我們是透過正志來檢驗你是否真的有正見

我們所說的正志 就是發願自己要成佛,發願成佛的目的不只是為了自己,而是為了度化一切有情。那你有正志,卻沒有正行,也不能成佛。

正行,是走完了佛道。所謂走完佛道,是從初發菩提心開始 到成佛為止。我們也可以說,你自以為有正見,可是你不發願成佛度化一切有情,那你不算有正見。你雖然有正見、也發願要成佛,可是時而想到就做,時而忘記了,往往是一暴十寒,一天有熱度,十天冷卻了,那也不算有正志和正見。可是,如果 我們有正行,就證明我們有正志;我們有正行跟正志,才證明我們有正見

透過五種菩提的次第來學佛

所有的宗教都能使人安心,甚至於我們可以說,他很迷信。可是對那個迷信的人來說,他是很安心的,因為愈迷信愈安心

但是我們認識佛教不是用迷信的,是用明心見性。其實明心,你愈廣、愈深、愈高,你也才愈有真正的安心才對。

雖然佛法也能提供給我們一般的安心,可是記得,是要淨化身-心。我看到署名濟癲和尚《金剛經註解》時已經有安心了,可是我認為閱讀印順導師《學佛三要》的內容才讓我了解、領悟到,對佛教、佛法,我們不只要求一般的安心而已。

明心見性,假設以般若法門的五種菩提來說,或者說《金剛經》包含五種菩提,第一個是「發心菩提」,有「發心菩提」才會開發「伏心菩提」;有「伏心菩提」,才有更上一層的「明心菩提」

「明心菩提」,以《金剛經》來說,是第二度發心,然後才有「出到菩提」。所謂「出」,就是出離惑-業-苦出離有漏的三界;「到」,到涅槃,也就是「究竟菩提」。「究竟菩提」,「究竟」就是完成,也就是成佛了

「發心菩提」初發心,初發心實際上是剛才說的「世、俗正見」。雖然還沒有開法眼,但是你有高明的常識、知識、學識可以對佛教、佛法如理思惟。你就算在這樣的狀態發心,就是有「發心菩提」;有「發心菩提」,你就曉得 要修持十善業道來改善我們的身、口、意,那就是「伏心菩提」。真正法眼開、慧眼清淨,也就是明心見性,才有「明心菩提」。「明心菩提」一定會再度發心,而這個才是真發心,實質的發心

前面第一次發心,是權說的發心。權說,就是權宜而說。那麼,我們學佛的過程實際上是會 透過剛才說的次第:1、發心菩提,2、伏心菩提,3、明心菩提,4、出到菩提,5、究竟菩提,而這就是 五種菩提

現在你們新同學要領會,重要的名相,我都用綠色把它標出來,表示新鮮。再來,跟修行、跟成佛有關的,我都用紅色寫下來。剛才,那惑-業-苦三輪轉,這是黑色的。流轉輪迴,用黑色的

我們說出到菩提是從惑-業-苦的狀態出離,而到達涅槃涅槃就是沒有惑-業-苦阿羅漢、辟支佛陀都證涅槃了,可是還不是阿耨多羅-三藐-三佛陀。以一大阿僧祇(asaṅkheyya)又十萬劫的時間,可以成就阿羅漢、辟支佛陀,可是要成佛,最快成佛的就是我們的本師,怹也花了四大阿僧祇又十萬劫的時間。

一阿僧祇的數量 是10⌃59,算起來是有1000億億億億億億億(7個億字)。而一劫有多少人間的年數? 13億4400萬年。13億4400萬年乘以10⌃59,再乘以4,四大阿僧祇,這樣說起來,要成佛要花費很漫長的時間。

可是我們不用擔心,我們只要有「明心菩提」,就永遠不走回頭路。而還沒有到「明心菩提」,那還會退轉。我們說avaivartika(阿維越致)菩薩--不退轉菩薩,就是具有「明心菩提」

因為要度化一切有情,所以要費很長的時間跟其他有情結緣。而結緣的範圍,不是台灣、不是中國、不是亞洲、不是地球,也不是太陽系而已,而是我們現在地球所處的銀河系,都是我們成佛活動的空間

這樣的空間就是三千大千世界,三千大千實際上是十億,也就是一千乘以一千再乘以一千,這樣叫作三千大千世界。所以,以我們人類能生活的環境來說,一個銀河系差不多有十億個世界。那麼時間的快-慢,無聊、則時間很漫長;有興趣、做有意義的事,時間就過得很快

建立端正法、確立正法要、圓滿增上法

我們對佛法 先要具備端正法,也就是了解因緣果報,所以佛陀說施、說戒、說生天法,再來是念佛、念法、念僧。有這一些基礎,才能接受正法要。正法要就是四聖諦法門。建立端正法,世、俗正見就夠了,可是要現觀苦、集、滅、道,那要聖、出世間的正見才行。

我們看到的《雜阿含 第一經》,並不是正法要而已。是有正法要的基礎 才能接受的增上法。增上法,是這個課程最後才會談到的,包括法門、無法門、無法門。而第一經 就談到於五陰你要正觀無常、苦、空、無了。這不是任何人可以立即承受如是說法。

我們以佛陀教導羅睺羅(Rāhula)尊者來做例子。羅睺羅尊者 是佛陀親生的孩子。他出家以後,認為自己是佛陀的孩子,不早一點開悟不行,怕給父親丟臉,所以就找機會 要佛陀教導他 可以最快速達到 盡解脫的方法。

佛陀觀察一下,知道羅睺羅尊者的慧根還沒有成熟,所以就提醒他:「你有沒有向同學說過五陰法門呢?」他說:「沒有過。」佛陀說:「那你去向同學們介紹五陰法門吧。」

透過為別人說五陰法門,比自己要弄清楚五陰法門的要求更高。我們看五陰法門,自以為我知道了,可是要你向任何人說五陰法門,你就會有一點膽怯。說不定某一個方向我沒有注意到,人家問我的話,我怎麼樣回答呢?所以會更廣泛的,用比較多的角度 來看五陰法門。

向同學開示五陰法門後,羅睺羅尊者回來了,佛陀看他的慧根 仍然還沒有熟。就向他說:「你有沒有向人說過眼、耳、鼻、舌、身、意六處法門呢?」他說:「沒有。」佛陀就說:「好,你去教教吧。」

羅睺羅尊者又回來了,佛陀認為他的慧根 仍然沒有成熟,所以提醒他:「你有沒有向同學們說尼陀那(nidāna)法門呢?」

所說的尼陀那法門,也就是四聖諦、十二支緣起、因緣法。佛陀說:「你去向同學們說尼陀那法門。」羅睺羅尊者說完了以後,又回來了。可是佛陀看他還是根未熟,但現在不要求他什麼了,只是提醒他:「你想要快速達到盡解脫,而我為什麼要求你向同學們介紹陰、處、尼陀那這種種法呢?你多想一想。」

他回到原來的地方,再仔細思考:陰、處、尼陀那這一些法門是一個基礎,沒有這一些法門為基礎,那一些解脫法門就沒有辦法了解、沒有辦法應用,而這幾個法門都是傾向涅槃、導到涅槃的。

羅睺羅尊者有了這樣的心得,就再回來了。佛陀一看,慧根熟了。而根熟了以後,佛陀才為他說:「一切法

一切法無常,所以我們要知道,「法門」是讓我們成就三菩提、作證盡解脫的一個很關鍵的法門。可是這個關鍵的法,你對四聖諦、十二支緣起不了解,沒有辦法。可是要了解四聖諦、十二支緣起,你要對五陰跟六處的名-色,也就是身-心,生理-心理種種的現象、反應,要全部了解才行。

而我一開始就要說「法門」,那就相當於佛陀最後提醒羅睺羅尊者的時候,可是那是因為當時他已經可以接受增上法了。以學佛的 A B C 來說,那是最高級的說法


佛法是契理契機的,佛法在流變中流通 傳承傳到我們手上來

我們要了解,佛法留傳到現在,是經歷了非常長遠的時間、通過非常廣泛的地區才傳到我們的身上。而隨著時間,隨著不同的地區、不同的人,因為每個地區的文化不同、每個人的著眼點也不同,對佛法的理解和詮釋自然產生了差異。我們也會發現,其中有敵對的、公說公有理-婆說婆有理的情況發生,而要當仲裁,也很難判定誰是誰非。

對於種種不同而敵對的說法,我提醒同學們,如果你們把印順導師《印度之佛教》、《印度佛教思想史》這兩本書 全部很仔細地讀過了,就會發現佛法也是無的、佛法也是無。所以,不要固執己見,不要認為絶對只有一種說法,其他的都錯了。要知道,佛法是契理契機的

佛法的正理是絕對永遠的真、普遍的實在;可是知道佛法、應用佛法的人,因為生活方式不同、人格特質不一樣,所以對於佛法理解的角度不同、有他的獨到之處,難免也會 忽略掉其他視角。一些後代的佛弟子們,他們也是憑著良知和良心,為了想要傳播佛法,才說出了自己的見解;而這也是他們對佛法的理解,不能說一定錯了。

如果我們能這樣想,就不會再疑惑、也不會再受困了。

聽起來喜歡的佛法,就拿來應用在生活上

對於佛教後代四眾弟子們所說的種種不同的佛法,我建議同學們要抱持一種心態:聽起來喜歡的,你就拿來應用。喜歡聽,你才會聽進去、才會看下去,可是不要只是聽、只是看而已,要想通佛法的意義之後一定要應用在生活上。

使用之後如果有效,那這一個人的說法、還有透過這個人你所了解的佛法,就是正確的。可是以後再使用,如果發覺窒礙難行,就要想辦法 再看看有沒有其他不同的看法、說法。你繞了一圈、各方面都無遺漏後,再回頭看之前的佛法,然後再將它應用在待人、處事、接物,甚至於獨處上。如果有效,就沒有問題;如果又感到窒礙難行,那就重新再來一次,不斷地 提高對佛法思惟的深度及廣度,和實踐的意志

日常生活當中 不離應用佛法,福慧天天增長

我們應用佛法有四個方向獨處,再來是與人共處、也就是待人。獨處或者待人都有兩種可能,接物和處事。接物是人物、事物都算,處事就是指辦理事情了。

佛法是指導我們 怎麼樣獨處才好、怎麼樣與人共處才好,要怎麼樣來對待人、對待物,還有處理事情。

利用我們所看到、聽到、想通的佛法在生活上應用,生活一天一天繼續下來,就是我們的生命。透過一生一生、一世一世生命的累積,直到所有壞的 都排除了、所有好的 都集合起來了,那圓滿的那一天,就是你們成佛的時候

《中華阿含辭典》將可被利用來研究《阿含要略》、北傳的四部阿含、南傳的五部尼柯耶

從六十一歲(1997)到2007年,我主要的工作就是編輯《中華阿含辭典》,是屬於中華佛學研究所的一個研究計畫。現在已經編好了,目前仍在排版之中……我想跟我學佛的人、特別是上過我課的人,以後都可以利用《中華阿含辭典》來研究《阿含要略》,甚至用《中華阿含辭典》裡的資料來研究北傳的四部阿含、南傳的五部尼柯耶,裡面有許多資訊可以協助同學們認識正確的佛法。

《楊郁文 ─ 其佛法之理解與實踐》─ 黃侃如的論文

法鼓文化今年(2009)出版的《楊郁文--其佛法之理解與實踐》,是我在中華佛學研究所的一位好學生--黃侃如的論文。他主要是用口述歷史的方式來研究,也就是透過訪問我、還有跟我多年的同學們,把我自己所了解、還有同學們所知道的我統整起來,給其他有興趣的人來參考。所以,除了我花了一節課簡單地自我介紹以外,想要認識我的人,這一本有更詳細的內容可以參考。

我認為要了解佛法,一定要認識佛陀、要認識代代傳法的大德。而你們現在要來上這個課程、要跟著我學佛法,也應該要認識我。認識清楚了,更容易配合著我來學習阿含



留言

這個網誌中的熱門文章

甘露道的佛法整理工作

《阿含簡介》§ 2-0-5【印度佛教 ♣表解】